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03:21:09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有一种童年叫一回忆就温暖

2017-09-28 09:34:56 作者:王振华 浏览量(421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  人到了一定年纪就开始恋旧了,甚至连做梦都充满了童年的故事和色彩。昨日,又梦回童年,梦见了启蒙老师,一切历历在目,仿在昨天。
  在一个日头不算灿烂的上午,母亲把我送到学堂。在母亲转身回家的瞬间,我哭着,死活也不愿走进教室。母亲生气地打了我一巴掌,这是她第一次打我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对学堂充满了畏惧,是害怕一走进去就没了自由,还是别的,我至今也不明白。
  爷爷对母亲说,孩子还小,再等一年吧。
  就这样,在同龄伙伴纷纷走进学堂的时候,我仍乐此不疲地玩耍在乡野之间。大约过了两个月,我感到了孤独,没有了伴儿的童年是没有色彩的。每每放学后,小伙伴们都背诵着我十分陌生的儿歌和课文欢快地回家,这对我是个不小的诱惑。后来,我便常常偷偷地趴在教室的窗户上,看着里面的小伙伴。
  有一天,学堂的老师发现了我。他问我是不是想上学,我说想。他说回家拿5毛钱,明天带着板凳来吧。回到家,向母亲要了5毛钱。第二天,我成了育红班的一名学生,也正式知道了叫我来上学的那位老师叫王新科,他家住在我们村东头。
  我们这个班就他一个老师,既教语文,也教数学、音乐和体育。入学后没几天,模糊记得大队部占用了我们的教室,我们开始了学无定所的日子。小树林、屋后、河边、田间、地头,都曾留下我们的读书声。天气不好时,我们20几个孩子就窝在王老师家的土坯房里。王老师非常喜欢我,在他的鼓励下,我不仅补上了落下的课,还把成绩考到了全班第一,后来还被选上了班长。
  那段时光,王老师的信任给了我莫大的自信和自豪,也培养了我的责任心。那份自信和责任心一直伴随着我成长到今天。
  不知道当时村里怎么给王老师发薪水,他家一直很穷。在我印象中,他常常穿着一双发了白的绿胶鞋,挽着裤腿儿。王老师也有私心,他常利用我们为他干些小活。地里的庄稼缺肥时,他便让我们每人每天交一筐粪。
  课余,我和小伙伴们就扛了粪箕子,拿了铲子,满街找粪。那时的猪羊是很少入圈的,找到它们的粪便不是难事。可随着小伙伴们你交一筐我交两筐的攀比风日盛,粪源便成了头号问题。
  于是,猪羊们便遭了殃。不管谁家的猪羊,只要一出门,便会被我们死死盯住,它们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。有时实在等不及了,就拿铲子不停地追打它们,直到把那些畜牲们吓得屁滚尿流拉粪便为止。实在拾不到粪,就从自己家里偷,大家都争先恐后。当时有些暗怪王老师,可现在回忆起来,心中却是满满的温暖。
  从育红班到一年级,都是王老师教我们。后来,他便不再教我。再后来我上了初中、高中,又考上了大学,在省城济南参加了工作。其间就很少和王老师见面了。
  记得大概10年前,春节过年回老家,我见到了他。他明显的老了,也瘦了。他寒暄说:二叔,你啥时回来的?一个曾给了我无数欢乐和鼓励的老师,低头尊称二叔时,我却很不好意思,我们也无法再像二十几年前那样以师生的身份进行交流。
  听母亲说,在国家落实民办教师政策时,他转成了正式老师,也拿上了退休金。因我们村极少出大学生,我便成了他的骄傲,他总拿我作榜样来要求他后来的学生。
  又有好几年没见到王老师了,也不知道他近况如何。我想有机会再回老家时,一定得好好请他喝场酒,感谢他给了我影响一生的启蒙。
  有一种童年的快乐跟贫穷和富有无关,有一种童年叫一回忆起来就温暖。我们再也回不到童年,今天,却始终是一生当中最年轻的一天。过好眼下的每一天,串起来就是一辈子的温暖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