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03:24:21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泉边,夏日遐想

2017-09-28 09:37:11 作者:钟倩 浏览量(432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  有梦的地方,就有水声;有水声的城市,伴有轻盈。轻盈,是一种品质,也是一种文化。上善若水,泉为人师;逝者如斯,泉涌不息。济南,就是这样在轻盈中成长。
  泉水是诗。泉水是明镜。泉水是月光。泉水润我,解生命之渴;泉水捱我,除我心灵之苦;泉水吻我,抚我,拥我入怀……泉水伴我成长。
  炎炎夏日,带上一本书,在泉边坐上一下午,享受悠闲的时光,自得又自乐。盛夏的济南,刚刚下过一场雨,空气异常清新,我跟朋友来到五龙潭。潭北诗人孔孚《泉边》的碑刻,为贺敬之先生所书,也是一景:“捧一捧泉水∕洗一洗眼睛∕心也绿了”,潭边,寻一捧清泉,亦是心灵的回归。
  这首诗,不知吟醉了多少游人;这首诗,不知被多少人抄写或引用。每一次的引用,都是诗心的复活,都是济南——这座诗城的绵延。忘记是从何时起,我迷上了孔孚先生的诗。执着的搜寻他的诗歌,仿佛是受到某种召唤与吸引,迫切的想有一本他的诗集。去书店买,空手而归,到图书馆找,无功而返。越是找不到,越是急切。他是怎样的一位诗人?后来,断断续续了解到:他是曲阜人,14岁到济南,毕业后在大众日报工作,后进入大学教书,1997年病逝。他走了,留下了一座城的诗意与浪漫。
  在五龙潭公园里漫步,泉水潜流,放空心灵。那些散布的泉子,像是上帝随手撒下的一把珍珠,颗颗晶莹,闪着白光:天镜泉、古温泉、洗心泉、静水泉、潭西泉、悬清泉、醴泉、月牙泉、回马泉、西蜜脂泉……听听这些名字,就着实叫人欣喜。怪不得后人会选在这里设立孔孚先生的诗碑,自有一番深意:取悦于一捧清泉,那是山水天籁,纯粹,干净,那是灵魂之音,激荡,回响。
  在泉边,随处可见围坐打牌的市民,撩水嬉戏的孩童,牵手私语的恋人,这里成为他们的后花园;互相搀扶的老人,一人推着学步车,一人在后面做后盾,一前一后,阳光定定的暖着,仿佛替他们传情达意,令人感动。过往的市民,虽然不相识,但天天碰面,也认得八九不离十,对此毫不陌生。
  走着,走着,我就走进了孔孚先生的诗中,长长短短,悠远宁谧,满地处处都是诗意,让人顿感多么豪奢啊。经过一场雨的净化,泉子更打起了精神,欢腾着,翻涌着;倒映在水中的水草,墨绿墨绿的,绿得不可思议,绿得耳目顿开。抬头仰望,这一团团绿意像是从天上流泻而下,连游人们也都被嵌入了画中,变成一株植物,一枝杨柳,一簇水草,安然,可人。坐在池边,小憩,你瞧,池中的鱼儿也忍不住破了修持,呼朋唤友的游来游去,东一榔头、西一榔头的,简直玩到了嗨。说话间,瞥见远处一些人在做健身操,一招一式,不很规范,却流露出十足的定力,还有禅意。
  回来后,无意中发现了“诗人孔孚”的公众号,我立即加了关注。不禁一阵大喜,原来,诗人并没有走远,离着我们很近,刷屏读诗的时候,就是与诗人对话,或者说,今天我们走进诗人的最好方式,便是读他的诗歌,以诚笃的心去阅读、记诵。曾经在我们这座城市生活过、停留过的大诗人,李白、杜甫、曾巩、苏辙、李清照、辛弃疾……能够列出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单,他们、她们,都是我“想象中的友人”,精神家庭的成员;他们、她们的诗,构建起一座座“诗歌群岛”,天天与我们碰面。漫步在护城河边,伫足在泉边的时候,我仿佛踏上了诗歌群岛。或豪迈或婉约,或清悦或急促,或单音或重奏,杂糅着泉水的芬芳,融汇在一起,变成我生命的重音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