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6月21日 星期四 03:18:25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那些年,走街串巷的馄饨摊

2018-01-16 15:50:49 作者:陶玉山 浏览量(1487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小时候,在济南西门附近的西城根街、太平寺街一带,有一个走街串巷卖馄饨的老头,每天傍黑时分出摊,半夜收摊,几乎天天如此,风雨无阻。

  他的馄饨摊子用一根黑黝黝的扁担挑着,前面是一个看不出本色的木箱,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包好的馄饨以及各种作料、碗筷、暖壶、锅等家什,后面是一个始终燃烧着的小煤球炉。在我的印象中,这个老头从不坐地摆摊,而是挑着挑子慢吞吞地在大街小巷转悠,走几步就会轻轻地吆喝一声:“馄饨哟。”那声音苍老沙哑,清晰可闻,在空荡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,而且很有诱惑力。听到这吆喝声,小孩子们都呆不住了,缠磨着大人要钱。那时候大家生活都不宽裕,棒子面窝窝就咸菜,再加上一碗黏粥,几乎是家家户户顿顿不差的饭食。虽说馄饨才8分钱一碗,但还是舍不得。见大人没有给钱的意思,小孩子们就低着头不声不响地走出家门,恋恋不舍地跟在老人后面。小孩子的心思很单纯,觉得吃不上馄饨,能闻到香味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。

  我却是能时常喝到馄饨的。那时候,姥爷孤身一人住在西城根街,母亲就让我时常去住。一是姥爷有个伴儿,二是家里可以省下一个人的口粮。姥爷年纪大了,常常晚上不做饭,如果卖馄饨的老头来了,我就黏糊上了姥爷,赶上他老人家高兴,或者手头宽绰,就给我1毛钱。我拿过钱,外套棉袄都忙不迭穿,拔腿就往外跑。这时,卖馄饨的老头缓缓地停下来,放下摊子,用火钩子轻轻地捅开封着的煤球炉子,慢吞吞地将一口不大的铁锅坐在炉上,倒上开水,不一会儿,锅就沸腾地开了。接着他掀开木箱,在一块湿漉漉的笼布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馄饨,仔仔细细地数好十个,一个一个地放在洋溢着热气的锅里,又倒上一点骨头汤,这时,锅里马上散发出一种非常诱人的馄饨香味。馄饨煮好了,盛在一个细瓷小碗里,洒上些香菜、煎好的鸡蛋末等作料,再滴上几滴小磨香油。啊,那个好闻呀,别说是亲口吃,仅闻着也馋得人口水直流。

  这时候吃的速度绝对不会是很快的,真正是细嚼慢咽,没个十分八分钟的时间,十个馄饨是绝对吃不完的。因为平时吃的喝的都是少盐缺油的粗粮水煮菜,好不容易吃一回有肉馅儿的馄饨,一定要吃出感觉、吃出享受来,要不,就是太奢侈浪费,用小伙伴们的话来说就是“败家子”。

  吃完馄饨,再慢慢喝汤。这时,那汤已经不太热了,喝一口,让其在口腔里迂回几下,再缓缓地咽下去,那叫一个舒服,简直快赶上过年了。

  虽说已经过去40多年了,现在回想起来,似乎就发生在近前,恍惚耳边又回荡起那特别悦耳动听的吆喝声,身边还弥漫着那馄饨特有的香味……

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