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2月21日 星期三 20:57:44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那年风雨

2018-01-18 09:19:06 作者:李梅 浏览量(367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  “老天爷”,是我农村老家供奉的神仙。
  记得小时候,每逢重要节日,母亲都要到公共的神堂小屋里虔诚地跪拜、祈祷。漫天的纸钱灰随风而去,碗碟里飘满纸灰的饺子、点心、水果,在三个响头之后就成了打馋虫的犒赏。带着纸灰的奉食,也成了童年里美好的记忆!
  “争秋夺麦”的际遇,让我认识了老天爷管的天气。
  父母在供我和弟弟上完了学以后,贷款承包了400亩地,与农科院合作培育小麦良种,用父亲的话说是要干个事业。那时,父亲在地里盖了3间简易平房,锅碗瓢盆叮当响,吃住在麦地里。到最欢喜的麦收季,父亲望着收割季节山丘一样的粮食垛,会笑得像个的孩子一样,脸颊和额头上的皱纹里藏着黑漆漆的麦芒灰,像极了一副油画。
  第三年的麦收,是记忆里的悲壮。
  那年,父亲在地里指挥收割,我和弟弟押着两辆运煤的货车往百里之外的农科院送货。篮球场大的露天堆场上,冒着黑烟的推土机一天功夫就起了一座麦山。晚上,累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我和弟弟正幻想着回家的饭菜呢,天边的乌云滚滚而来。父亲的电话铃声吵醒了:“我这边黑云上来了,你们那边啥情况呀?”我们都顿时没了困意:“是吗?我们这边的天也黑了!”父亲说:“那快点吧!你们赶紧!一定得把粮食盖好!”。
  一时间,堆场上狂风四起,黄土漫天,我们的嘴子鼻子里都是土,眼睛也睁不开,风想把人吹走了一样。记得我们十几个人扫的扫,推的推,扯着军绿色的遮雨帆布……“起风啦!抓紧!抓紧盖上!快!”呐喊声混作了一团。等我们刚把整个麦垛盖过来,大雨就如天河决堤一样,倾天而下,十几个人都被浇成了落汤鸡,好在40万斤粮食麦子保住了!匆匆赶来的父亲,泪如雨下。
  当时我想:一定是老天爷显灵了!
  此后的时间,年纪不大的我也对老天爷有了莫大的敬畏感。重要节日,在省城的家里,我也会像母亲一样虔诚地布置饺子、点心、水果。旁边,是我的女儿……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