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03:34:19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自己

2018-09-21 09:32:40 作者:钟倩 浏览量(563) 来源: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

  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的那天晚上,女友钰钰打来电话倾诉,她与男友分手了。“当初,我们说好一起读研,说好毕业就去领证结婚,说好去青岛海边拍摄婚纱照,说好的事倒头来都成了泡影……难道毕业季就是用来分离的?”她抽抽泣泣地说道,此时最好的安抚就是安静的倾听。说到最后,她略显平静,“或许喜欢一个人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嫁给他,一种是在心里。”
  毕业季分手的场景,总是令人伤怀又心痛,久久挥之不去。其实,谁能保证爱情长长久久,一经牵手就再也不分离?我曾看过一抗战纪录片,有位年过八旬的老妪,辗转半个世纪等待昔日的恋人、那个上过战场、杀敌无数的英勇大将军,当得知他远在台湾,正值生命弥留之际,她义无反顾踏上征程,在儿孙的陪伴下去看他。两人见面竟无语凝噎,因为对方已经失去意识,她含泪转身离开。事后,孙女问她,等了这么多年,就为了见他一面,你觉得值吗?老妪没有回答值得,也没有说不值得,脸上始终充盈着一种满足感。
 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,就是这般美好,不能与人分享,但往往永驻内心------喜欢着,憧憬着,小心地呵护着,就说明心没有死,依然为某个人而燃烧,生活就会拥有亮丽的底色。
 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,是甜中有苦、苦中沁甜,很多时候,那份回甘需要时间的酿制与发酵。就像一个叫陆菊人的爱情。她八岁丧母,父亲向杨记寿材铺赊了一副棺,不满12岁的她就这样成为杨家的童养媳,唯一的陪嫁家里种萝卜的三分胭脂地,后来公公把这块地送给井宗秀埋葬他的父亲。丈夫杨钟比她小4岁,是一滩扶不上墙的泥,全家重担全部压在她的身上。结婚生子,有了儿子剩剩,她在战乱年代中遭遇重重苦难,公公去世,杨钟被子弹打死,剩剩从马上掉下来摔瘸了腿,但她没有顺理成章地与井旅长井宗秀走到一起。
  就在井旅长请她去经营茶行时,她拿不定主意,去找安仁堂看病的陈先生算一卦。“他一个堂堂的旅长,怎么就寻到我?我是个寡妇,我怎么去,何况我干得了么?如果让老鼠拉车,那老鼠会把车拉到床底下去了,坏了人家预备旅的事,别人耻笑还罢,这怪罪我承担不起啊!”陈先生回答,“喜欢一个人,其实是喜欢自己,你把自己想多了,你就有了压力,把自己放下,你就会知道怎么对待你的日子,对待你要做的事和做事中的所有人。”这段话堪称经典,陆菊人应承下来,她成为茶行总掌柜。然而,这份情感她没有表露,依旧把这份喜欢内敛于心,压扁压实,她把自己的闺蜜花生风风光光地嫁给了井宗秀。她对花生说,“你爱他了,你也就发光。他被你光照上了,他就离不开你。”“我也不是让你去给他骚情,爱他其实是爱你自己,把我这话记住。”
  此故事源自贾平凹先生的长篇小说《山本》,连续几个盛夏的午后,我边读边品味,想到书中陈先生的话,想到自己喜欢一个人时的傻笑或心悸,以及分离后的惆怅与独孤。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自己,这才是真正的喜欢,真正的爱,开悟者自懂得,懵懂人仍苦恼。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