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12:59:01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老来伴

2016-01-12 16:42:48 作者:含笑 浏览量(3720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
    作者简介:

    含笑,因一档广播节目《含笑时间》闻名济南20载,而后辞职,从此于“主妇、旅行者、专栏作家、民间公益人士”等多重身份间自由切换,乐不疲。


这一趟去了俄罗斯。

行程到第3天,小团队已然有了大家庭的氛围。当我热烈地说:“哎哟,您简直让我们羡慕死了,到了这个年纪我们要是有您一半就阿弥陀佛了!”她实沉自然地答:“呵呵,以前单位同事都说,大姐你就是千年不老的妖精啊!放心,将来你也会像我这样的!”

听不出我恭维里的夸张,她一五一十照单全收一路上所有人的赞美,那态度,仿佛在说“本来就是这样嘛!”或“这,还用得着你们说吗?”对她的这份“天经地义”,起先也有点小小的别扭,暗自嘀咕:“老大姐看身段真够挺拔窈窕的,看脸面怎么也得六十挂零了吧?脸也太白了、嘴唇也太红了,还有,说话的嗓门捏得也太细了吧?”然而,越来越不烦。不烦,并非仅仅“看多了顺眼了”;不烦,更因为她最遭年轻旅伴咋舌的“说话细而嗲”。

此行第一站是圣彼得堡,同游两天后,夜车去莫斯科。深夜十一点的火车,第二天早晨七点左右到,自然就得排队分铺。一间包厢,两对夫妻,我们和他们。逼仄的空间,必须寒暄唠嗑,哪有一上车就各自躺铺上的?三两段下来,他们的底细摸了个门清:都是退休军官。她原是一名军医,后来转到“机关行政岗位”,比“老爷子小十岁”。说“老爷子”3个字的时候,她妩媚地一瞥身旁的胖老汉,老汉有点酒糟鼻,正两手无措地举着喝水杯子:“咦,怎么拧不开啊?”

“我来!”说着,杯子转入她手中,抱小娃娃一般地抱在胸前,两手反方向用劲;我家老公忙不迭表态:“我来吧!”“不用!家里这些活都是我的!”说笑间她那厢已经完工,递过来时侧脸追问:“是吧,老爷子,家里都我干活吧?”

“嗯!嗯!”老汉笑眯眯频频点头,呷一口水,又乐颠颠地补充:“她每天都要打扫一遍卫生!一百六七十的房子,一遍就得两个小时!让她隔天打扫,她还不愿意!”“不行!我看不得脏!”她笑嘻嘻接话。但,好像是她的习惯了,每段话的最后一句一定是妩媚地瞥向老汉,还一定长长地软软地缀一声:“是吧,老爷子?”

我看得、听得、说得起了兴致,可惜,太晚,左邻右舍安静下来……熄灯。上车前,领队开会专讲“俄罗斯火车上小偷如何活跃”,随其后,地陪导游敛走人均50卢布的小费,名曰:“这是惯例,给列车员的!给了,他们就会在你们睡觉的时候看好门的!”

如此一番,包厢两道锁,还是一道都不敢漏下,“哐、哐、哐”。半夜内急,从上铺蹑手蹑脚下来,咬紧牙关小心翼翼,左开右开,一道开了,另一道就是没反应!正想拍醒自家老公,对面上铺趴下半个身子:“老爷子!老爷子!”“嗯,怎么了?”“快起来,帮忙开开门!”临睡时要把下铺让给她,“不用!出门坐火车都是我睡上铺哈!”连连摆手后,又是那系列规定动作,一瞥、一笑、一声长长的浓情唤:“是吧,老爷子?”

活色生香的,犹如一棵繁茂的花树,她长在了我的记忆中;胖老汉每时每刻无比受用的笑脸,就是她的军功章吧?少年夫妻老来伴,这满溢着温润情意的一对啊,常常令我想着想着便神往起来……

分享到: